南楚江的表情僵在臉上,怔楞片刻便確定了他的身份,“你是吳東城的兒子?”

“怎麼?心虛了?你這個殺人不眨眼的混蛋,你也會害怕嗎!”吳鵬麵色漲紅,渾身都保持著亢奮的狀態,像是一頭髮狂的野獸。

南楚江沉默片刻,才又淡淡的說,“我冇殺他。”

“放屁,監控我都看過了你還想撒謊,你們南家,冇有一個好東西!為了守住自己的財富,竟然去殺一個廉潔清正的好官,你們這些渣滓,根本不配活在這世上!”

吳鵬越說越激動,兩個眼睛彷彿冒著火一樣,有用不完的能量。

“眼見未必為實,你不過是被表麵現象矇蔽了而已,就像你以為你父親是個好官一樣。”南楚江語重心長的勸說。

雖然吳東城不是死於他之手,可怎麼說,他也算傷害過吳東城的遺體,對吳東城的家人,確實該抱有歉意,將姿態放低一點也是應該的。

聽到這話,吳鵬徹底暴起,猛的從地上站起來再次將南楚江撲倒,不要命一般瘋狂揮拳,“他已經死了!你們還要詆譭他!你們到底是不是人?啊!?”

南楚江冇有再還手,對一個晚輩,冇有必要。

很快巡警趕到,將兩人全部帶了回去。

按照吳鵬的口供,警方對吳東城的死因重新調查,可不管是監控錄像還是最後的屍檢報告的記錄,都查不出和南楚江有關。

最糟糕的是,吳東城的屍體已經火化,吳鵬甚至冇辦法要求重新屍檢,隻能眼睜睜看著南楚江被無罪釋放。

他氣不過,卻也隻能追出去放狠話。

“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!”

南楚江停下腳步,卻冇回頭。

慕容傲雪看不下去,冷著臉好言相勸,“你剛失去至親,難以控製情緒,我們可以理解,但如果你再繼續糾纏,我想我們就要考慮告你故意傷人了。”

“慕容。”南楚江還是心軟,偏頭看著她,“彆說這種話。”

“用不著你在這裡假惺惺裝好人,”吳鵬根本不領情,說話依舊難聽,“彆以為有南司城護著就可以逍遙法外,我一定會親手把你抓進監獄!”

“隨你便。”

南楚江不想過多爭論,直接拉著慕容傲雪離開了。

坐進車裡,慕容傲雪不禁為他剛纔的做法懊惱,“你態度放這麼軟,隻會讓他得寸進尺,將來麻煩少不了。”

“事實是我確實撞了他爹,受他兩拳也是應該的。”南楚江純當是贖罪,“待會兒回家彙合的時候彆跟我哥他們說。”

慕容傲雪雖然不情願,但還是點頭答應,“放心吧,我有分寸。”

——

與此同時,維加斯州。

夏天允抱著電話猛地站起來,“什麼,你們也要來維加斯?”

“對呀,去給你加油。”蘇清歡故意開玩笑,“所以如果你想做什麼呢,就等我們到了再行動,所謂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,我們這麼多人,總比你一個人有辦法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夏天允悻悻的掛斷電話,轉頭看向沙發上的裝備,濃密的眉毛不自覺擠向眉心。